我的GTC
珠宝展览馆科普文章科研技术珠宝标准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科普 > 科研技术

论“弧形生长纹”
时间: 2017-01-12 14:29:25     文章来源: GTC您专业的珠宝技术顾问  作者:未知

“弧形生长纹”被视为维尔纳叶法合成红蓝宝石的典型特征已深入我国红蓝宝石界,并被许多人视为一招制胜的“必杀技”。我认为:我们有必要从系统宝石学的角度重新审视以往我们对“弧形生长纹”的认识。 一、根据...

“弧形生长纹”被视为维尔纳叶法合成红蓝宝石的典型特征已深入我国红蓝宝石界,并被许多人视为一招制胜的“必杀技”。我认为:我们有必要从系统宝石学的角度重新审视以往我们对“弧形生长纹”的认识。

 

一、根据我国国家标准:合成红蓝宝石具有与天然红蓝宝石相同的化学组成和晶体结构。我们知道:宝石的晶体结构取决于化学组成,且化学组成中的质子做规律的周期性重复排列(格子结构)。维尔纳叶法合成红蓝宝石也不能例外,所不同的是:受籽晶、辅助晶体生长工艺(晶杆旋转下降)和生长环境(单一顶部供料)的制约,与Z轴相垂直的另外三个生长较慢的生长轴发生位错,从而失去了三方晶系理想的晶形,即晶体Z轴的垂直断面呈圆形。天然红蓝宝石中非理想晶形也不少见。

 

二、都说维尔纳叶法合成红蓝宝石的生长纹是“弧形”的,天然红蓝宝石的生长纹是“平直”的。真是这样吗? 


论“弧形生长纹”

图1、维尔纳叶法合成红宝石  弧形生长纹

 论“弧形生长纹”

图2、维尔纳叶法合成红宝石 弧形生长纹和气泡

 论“弧形生长纹”

图3、天然星光红宝石生长纹

 论“弧形生长纹”

图4、天然星光红宝石六方形生长纹


图1、2摘自国外相关教材,对比图1、2、3、4可以看出:这些图均为素面红宝石的生长纹,所谓“弧形”与“平直”生长纹的差别并不十分明显。再者我国国标并未就“弧形生长纹”的条件和标准作明确规定。

 

三、红蓝宝石的折射率为1.762一1.770,认真观察所有有关“弧形生长纹”教材的图例,我们会发现:图例中的宝石均为素面。正是素面宝石的凸镜效应和视角差造就了“弧形生长纹” 

论“弧形生长纹”

图5、天然刻面红宝石的生长纹

 论“弧形生长纹”

图6、天然素面红宝石的生长纹


在折射的作用下图5中的生长纹被折射成与宝石刻面相应的平直的线段。在凸镜作用下图6中的生长纹则在视角相对垂直的情况下,被折射成轻微的弧形。这就如同在一池清水中放入一个物体,随着水面的波动水底物体的形状也随之被扭曲这就是折射。

 

回过头去再仔细观察图1、2。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图中的生长纹与拍摄视角并非垂直,而是有一定的夹角。这样的视角再加上凸镜效应“弧形生长纹”也就成例了。

 

四、天然红蓝宝石包裹体丰富,其中与生长纹极易混淆并产生误导的包裹体有聚片双晶和暗域下的金红石与水铝矿出熔物。(如图7、8)

论“弧形生长纹”

图7、左下角为蓝宝石中的聚片双晶

论“弧形生长纹”

图8、暗域下的水铝矿出熔物

   

五、把红蓝宝石的生长纹作为检测真伪的依据本就是错误的。红蓝宝石是刚玉矿物中的宝石级矿物。刚玉生长于大自然复杂的环境 并历经数万年自然界复杂环境的侵蚀。能得到一粒宝石级矿物已是不易,为了保证成品石的最大价值,人们往往不得不牺牲某些东西,如:光性、粒度等。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宝石看不到生长纹或生长纹不完整的原因。

 

六、我们曾反复强调:宝石学是一门系统学科,一招制胜的“必杀技是不存在的。实践中我们经常看到一粒宝石中不仅有略微弯曲的生长纹,还有许多不可人为的包裹体,如晶形完好的矿物晶体、溶蚀晕和张力裂等。此时我们该怎样定义?

 

七、说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一篇刊登于珠宝学友会名为“危险的曲线 维尔纳叶法和成刚玉的再度认识”的译文,文中明确了观察梨晶“弧形生长纹”的最佳视角是与Z轴略成夹角的方向。结合晶体生长学,在此我要大胆的说:“弧形生长纹”一说完全是人们根据维尔纳也法合成梨晶的供料方式(单向顶部供料)和辅助生长工艺(晶杆缓慢旋转下降)主观的把梨晶的生长方式理解为螺旋堆砌的结果,这完全是人们的主观臆断,完全违背了晶体的固有生长方式。要客观的认识红蓝宝石还必须系统的从不可人为的包裹体入手,形成一套完整的证据链。

 

八、参考。

论“弧形生长纹”

图5参考:红宝石中的矿物包裹体和张力裂

 论“弧形生长纹”

图6参考:八面体矿物包裹体和溶蚀晕。 

本文为珠宝学友会粉丝投稿  作者:朱亚江

点赞109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推荐